轴了个竹

关注前请看下置顶。此lo杂食偏爱冷门,主刷霹雳布袋戏。

人五人六(人六)

嘿呀睡觉前刚好看到了!٩(๑^o^๑)۶!!!今天是超幸运超幸福了!我看得超乐!期待后续!美滋滋又看一遍再睡!!!

螭以恒:

人形师X六祸苍龙
催眠师X娱乐总裁


@裴御竹 给竹子写的文,有后续,还要慢慢码
我太磨叽啦


关于这个设定,因为,人形师是神级催眠师,可以对祸皇为所欲为了,哈哈我是这样想哒。


————————————————————


第一章 一见钟情的人形师,被打脸的祸总
“啊啊啊!看大屏幕!”


“天!怎么这么帅!”


热闹的中心广场上,一群女孩子高亢的尖叫声,惹得路人频频转头,投来疑问的视线。


人形师也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大屏幕上一闪而过一个男人的特大写真照片。接着是关于他的采访。


那是一个成熟稳重,浑身阳刚之气的男人,偏偏总是在举手投足间透露出潇洒风流的意味。


人形师的目光在屏幕里坐在老板椅上的男人身上扫过。


身高腿长、宽肩窄腰,银灰色的西装下有着隐隐被肌肉撑起的痕迹。


英俊的脸庞上,长而锐的浓眉之下是一双深不见底的鹰目,眉峰之间总是凝着一道沟壑。


这男人大概是位野心家,权欲色欲,一应俱全。


此时,那人好似聊到了什么愉快的话题,眉峰一跳,嘴角一勾,于是人形师的目光尽数凝结在他淡色的唇上。


唇色淡如粉樱,勾起的弧度撩人又带点醉意。


人形师的步伐被硬生生扯住了。


他看着那人的唇,暗想着,薄似蝉翼的唇瓣,这人该是个薄情寡义的。


再一望去,访谈已经结束,主持人提到了男人的身份、名字。


男人叫六祸苍龙,原来是紫胤公司的执行总裁。


紫胤公司,人形师知道。不止是本地,在整个苦境,那也是又名的影视龙头企业。


心中默念了一遍“六祸苍龙”这个名字,人形师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笑容来。


……


日照西山,当夕阳的光芒洒满整栋大厦,为高耸巍峨的高楼镀上一层层耀眼的金光时,一道人影缓缓从一楼大厅门口走出。


正是六祸苍龙,紫胤公司的老板。他离开顶层时,就给司机打了电话。


此刻,司机已经开着车等在下面了。六祸苍龙坐进后排车里,前方的男人问到:“祸总今晚去哪里儿?”


六祸苍龙用手指点点额头,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心情难免郁闷。


今天法云子又来公司找他了。六祸苍龙本以为对方是太过思念他了,于是来寻他,还想着要与法云子浓情蜜意一番。


毕竟,先前法云子去隔壁城市拍戏去了,足足一月有余,这许久未见,他还真有点小小的想念对方。


但是六祸苍龙万万没想到,这女人一路风风火火上了顶层,推开办公室大门,进来就给了他一巴掌。


真是把他的脸面撕下来碾到地底下去了,当时,经理可还在他办公室汇报工作呢。


他现在要去找找乐子,放放火气。六祸苍龙眯着锐利的眼,道:“老地方。”


驾驶座上的男人轻声应下,接着车子稳稳当当地驶入拥挤的车流中。


六祸苍龙觉着,他还没坐过这么顺的车,好似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的真皮沙发上一般,下一秒就能昏昏欲睡了。


车厢里好似有着什么若有若无的气味,更让人神志模糊了。


第二章 新欢月未眠,有人要害我
六祸苍龙的神经一凝,他有瞬间的回神,锐利的目光在车厢里扫视了一番。接着,他的思绪又被拉扯到那片白茫茫的,却倍感舒适的天地中去了。


后座上的人很快陷入梦境里。驾驶座上的男人微微低着头,好似笑了笑。特意拉低的帽沿,看不清他的面孔,仅仅可以瞥见下颌那一道优美白净的弧度。


只这略微透露出的一点,便可让人笃定,这人明显不是六祸苍龙常用的那位司机的模样。


此时的紫胤公司地下停车场旁的楼道间,一个轮廓不同于中原人,肤色偏黑沉的年轻小伙子正大咧咧地躺在地上,翻了个身,打了个呼噜,看来是睡得正香。


六祸苍龙在迷蒙的睡梦中,仿佛感到车子停了下来,他想看看四周,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他手指摸索着身下的皮质座位,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所谓“老地方”,是六祸苍龙最近常去的一家娱乐场所,里面有他新认识的小花一朵,月半眠小姐。


这小花,名副其实,绵软娇美,似秋月含情,半遮半掩,欲语还休,颇有些姿态。


法云子一下了戏,休息也不愿意,匆匆忙忙就往紫胤公司赶,为得就是这月半眠的事儿。


也不知是她哪个线人,又给法云子报了信。


六祸苍龙对法云子在他身边四处安插眼线的事,是深恶痛绝。


奈何为了多年情分,不得不忍耐些许。


思绪一展开,话题变被扯远了。


事实上,真正让人怀疑的是,紫胤公司距离娱乐场所,开车再慢,一小时绰绰有余。


而如今,这司机到像是往郊外开车去了。


方一想到这里,六祸苍龙心里一个激灵,原本再度恍惚的神志也清醒了些。


这件事情或许不是意外,是自己的商业对头刻意预谋,还是另有所图!


六祸苍龙手指扣着皮质靠垫,却使不上劲,只能一下下点着。他内心纠葛正盛,疑似“图谋不轨”之人的司机,已经有了动作。


后座车门被打开,对方靠了过来。这一瞬间,六祸苍龙嗅到了对方身上的气息。


很浅淡的一丝气味,有花朵的味道,吸入口中,却馥郁到要篡取尽肺部所有空气一般,六祸苍龙瞬间便陷入了昏迷。


这可能是迷药,有人要害我!


这是他彻底晕过去前的内心独白。


第三章 你为什么绑架我,祸总的风流债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不说话?”


六祸苍龙再次醒来时,眼睛上被罩上了一块黑布,他的神志已经完全恢复清醒,如此一来,其余感官,更加灵敏。


他知道自己被绳索捆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这里应该是郊外废弃的厂房之类的地方,但是鼻端没有任何灰尘的气味,应该被整理过。


六祸苍龙稍微好受些,至少他也是个坐拥亿万家产,享用无数美人的人身赢家。要是一会儿警察来了,看见他被捆在脏兮兮的厂房里,多掉价啊。


耳边,只有一人的脚步声,对方正绕着他来回转悠。


被人这样左看右看,上下扫射,来回视奸的感觉真不好受。


六祸苍龙现在万分确信,就是这人冒充自己司机,在车上放置迷药,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


至于,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异状,暂不考虑。


“说罢,你是谁派来的,不要以为,抓到我了,就万事大吉了。你该知道,我的身份,你的老板或许不简单,我却也不是好惹的人。我们好好谈谈,或许事情还有转圜的机会。”


对方停下了脚步,突然笑出了声,声音是机械般的冰冷,六祸苍龙一听就知道这不是本音。


“祸总,临危不乱,好气魄。”


说着,对方的手指抚摸上了六祸苍龙的额头,来回游弋,好似在寻找着什么,“看,一丝汗珠儿都没有。”


六祸苍龙瞬间眉头都拧起来了,他神经立马绷成一张弦,内心惊疑不定,六祸苍龙尴尬地笑笑,“哈,你真会开玩笑。”


不过,祸总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内心再紧绷,也立马镇定下来了。


他颇有些自得地道:“紫胤公司不是白来的,我也算是有过起伏的人,一点点小事情,自然不能乱我阵脚。”


“看来,我并未让祸总感到惊喜了。”对方的语气貌似有些遗憾。


“不不不,”六祸苍龙忙道:“惊吓,还是有的。”


与此同时,六祸苍龙又嗅到了那若有若无的花香,一想到可能是迷药,六祸苍龙微不可查地向后扬扬脑袋。


“祸总的喉结,也很好看。”


六祸苍龙额角一跳,他面色瞬间变得铁青。即使是那般冰冷的机械声,六祸苍龙也仿佛从中听到了什么不可言说的意味。


六祸苍龙肃容道:“你到底为何抓我,为人为事?是我的对头要除掉我,还是你看我不顺眼,私人寻仇!”


六祸苍龙知道,对方距离自己很近,却很注意地没碰到自己。


因为六祸苍龙感受到了对方的呼吸。


然而事实上,不是人形师特别注意,而是人形师非常想触碰面前的人,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人形师仰望着被捆在椅子上的男人,回答他方才的问题,“我非为人为事而来,我是为情而来。”


“为情?”六祸苍龙瞬间反应过来,他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人形师甚至感受到,对方整个胸腹部细微的起伏,是松了一口气的表现。


人形师嘴角弯出一个细小的弧度,轻微地笑了笑。


然后他听到六祸苍龙的声音,对方貌似很苦恼的样子,“我知道了,是哪个女人雇你来的,是惜枫小姐、还是莞斛安小姐,或者其他什么的,太多了,我实在记不起,直接报上她的名字吧,给我听听。”


人形师不说话,他憋着一口气。


第四章 这人好渣,但是我喜欢


时间在流逝,沉默很难堪,好似六祸苍龙在演一场独角戏。


于是,他有些烦躁,还有些无奈,对着空气道:“我是谁,我可是六祸苍龙,六祸苍龙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所以,这么多人,我实在记不起她是甲或乙了。”


你快回去告诉你的老板,若是还对我念念不忘,可以当面来找我,不必派你来的。曾经在一起过,便是有情谊在,她是一时冲动,才来找我麻烦。等她清醒过来,说不定遭殃的就是你了。”


六祸苍龙的语气颇为诚恳,特别讲到“当初情谊”那里,还真有些情意绵绵的样子。


六祸苍龙很无奈,很诚恳地说了最后一句话,“叫她亲自来找我吧,我可以介绍月小姐给她认识,说不定她们性子相近,会成为好朋友的。”


人形师一直专注看着六祸苍龙,默默不语地听着他讲话,事实上他面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了。


这个人好渣,怎么这么坏,但是他喜欢,特别喜欢,超级喜欢。


要爆炸的喜欢。


人形师终于笑出了声,冰冷的颤音,听在六祸苍龙的耳里,无端起鸡皮疙瘩。


六祸苍龙严肃的面上一脸不解,“你笑什么,什么这么好笑,我很可笑吗,还是我刚刚说的话,让你这么开心?”


对方却越笑越大声,六祸苍龙抿了抿嘴唇,很不爽。


但是六祸苍龙不知道的的是,人形师笑得甚至微微弓起了身子,过后,他面具下一双深邃似漩涡一般的瞳孔,却投射出兴奋的光芒,直直刺在六祸苍龙身上,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完全封锁住。


“祸总知道吗,有人说过,人生呐,不在于占有什么,而在于追求什么。”


人形师说着,笑了笑,他手指轻抚了抚六祸苍龙的脚腕,冰凉凉、滑腻似毒蛇一般的五指,猛然攥紧了六祸苍龙的脚腕。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了,也找到了。”


“你就是我的追求。”


他斩钉截铁地说着,接着,他松开手时,一个金光璀璨的青铜环器牢牢套在了六祸苍龙的一只脚腕上。


六祸苍龙根本无心关注对方说了什么,被莫名其妙套牢住,对他而言,是奇耻大辱,“该死的,你搞什么鬼,给我解开,叫你老板来,那个女人叫你这么做的吗?”


人形师有点生气,这可是他亲手打造的东西,要给喜欢的人带上的,怎么和其他女人扯上关系了,还是,可能以前和六祸苍龙有过关系的人。


他于是道:“不是的哟,是我给你的。”


第五章 你是我的追求,我奋斗的方向


“你!”六祸苍龙怒了,“给我解开!”


人形师笑着又去摸了摸青铜环,青铜器向来威严厚重,又尊贵大气,即便是千万年的光阴,生上青绿色的铜锈,也无法掩盖那金芒璀璨的华美,真是再适合这个男人不过了。


人形师对自己的品味,十分有自信。


他笑着道:“纠正一句,我是为人来的,为你而来。”


接着,人形师单膝下跪,即便六祸苍龙看不到,他也这样做了,他道:“祸总做我的老板怎么样,我很能干的。”


“我建议祸总收我做贴身助理。”


“从此以后,祸总的目标,就是我奋斗的方向。”


他一手覆在自己胸膛上,以表真心,偏偏另一手,却磨蹭着六祸苍龙脚上的金环下的皮肤。


六祸苍龙一直沉默着听他说,六祸苍龙从一开始的面色难看,到肌肉紧绷,眉角抽搐,最后他终于暴起了。


六祸苍龙身上的肌肉绝不是长着为了好看的,紧致的肌肉下绝对蕴藏着无限爆发力,他磨叽着和对方说话,就是为了挣脱这该死的绳子。


本来还得等等,但现在他实在是憋不住了,他大喝一声,“死变态!”


接着,他猛地挣开绳子,也不管眼上的布料了,对着发声的地方就是一拳揍过去。


明显,一阵重击声传来,六祸苍龙感受着手下肌肤的触感,百分百确定,自己这一圈狠狠揍到了对方脸颊上。


对方发出一阵抽气声,闷哼一下,竟然没有说话,六祸苍龙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却也来不及反应,一道微风吹过,有什么柔软的东西飘到脸上。


是那种诡异的馥郁香气,还有——花瓣!


六祸苍龙感觉头晕眼花,脑袋又仿佛一阵混沌。


惨了,这次,要是跳不出去,后果可想而知。


恍惚间,六祸苍龙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的汽笛声,他立刻拼了一条老命,用吃奶的力气叫到,“来人!这里发现了古董,保守估价一百万!”


笑话,要是直接喊这儿有绑匪,指不定对方车屁股一扭,就飞一样地跑了。


但是话一喊完,外面却没了声音。


六祸苍龙立刻又大喝道:“来人救命!这儿有绑匪!”


汽笛声又响了起来。


六祸苍龙内心感叹一句,好样的年轻人,实心眼儿,好人呐。


没一会儿铁门被撞开的“嘎吱”声音就传了过来,与此同时,还有金属材料相撞,以及有人的跳窗声。


六祸苍龙恍惚听到了一句话,“祸总,后会有期。”


六祸苍龙嗤之以鼻,等事后,他会亲自送这个变态,进监狱的。


第六章 我是人形师,祸总被公主抱啦


勉强放下心来后,六祸苍龙就有些晕晕乎乎的,自给了那家伙一拳,中了迷香后,他貌似就有些陷入,方才坐在车子上一般的混沌状态中了。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趁着还有些微力气,撕开了眼睛上的黑色布料。


于是,他得以看见,黑暗阴沉的破旧机械厂房里,巨大厚重铁门被人一分为二,从外打开。


一位高瘦的青年,逆着光出现在他不远处,外面天空中的万丈光芒,从他身后投射到铁屋里。


六祸苍龙看不清他的面孔,也差点被对方这特别的出场方式瞎了眼,他克制住自己不去遮住眼。


青年慢慢走进来,他一举一动都格外优雅,分外富有魅力。接着,青年俊美的面容,白皙的皮肤,一头在脑后微微系着的金色耀眼的长发,全部都通通映入六祸苍龙眼中。


六祸苍龙想,如果是位女士该多好,他不介意和对方发展一段美妙的感情的。


青年开口了。


青年温柔地笑着,异常温柔,接着,他非常礼貌地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六祸苍龙心中又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但他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于是他镇定而冷淡地回到:“劳烦送我去医院,我是紫胤公司的六祸苍龙,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


对方笑吟吟地道:“哦,原来是紫胤公司的演员啊,好的,大明星,我会送你去医院的。”


六祸苍龙:噗


六祸苍龙几乎吐血,他硬生生憋下一口老血,纠正到:“我不是,我……”


迷香药性太强,他马上就要晕了,但是他要纠正一下,他不是戏子,他是老板,是老板!


“好了,先生,我知道你是大明星了,不用解释了,我会保密的。”青年笑着走到椅子旁,俯下身,然后一把将人抱起,轻轻松松就往外走。


一边走,青年一边说,“先生,我的车就在外面,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先生,我叫人形师,你以后可以这样叫我。”


六祸苍龙已然被对方这干净利落的公主抱震惊了。


从来,只有他这般抱着那些小情人,万万没想到这一招会用到自己身上。


今天的遭遇,太过离奇,六祸苍龙选择昏迷,等醒来一定会发现,这只是一场梦的,一定会的。







评论

热度(9)

  1. 轴了个竹螭以恒 转载了此文字
    嘿呀睡觉前刚好看到了!٩(๑^o^๑)۶!!!今天是超幸运超幸福了!我看得超乐!期待后续!美滋滋又看...
©轴了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