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御竹

改个围脖id……可以叫我啊白或者竹子!是个冷门爱好者(..•˘_˘•..)……

回到顶部

【人六】【中世纪奇幻设定】不过重逢 05

法师人形师X龙族六祸苍龙

我有预感,是个HE。

继续安利BGM:《STYX HELIX》

————————————————————————————————

 

老法师看着他们两人(不用提醒他其中有条龙)相拥在一起,一下子就懂了他们的关系。想到人形师不过出来几个月,就收获了一位夫君(他已经懒得管用的称呼对不对),真是有一套!很有他年轻时候的风范!

然而当电灯泡的感觉又让他悲从中来,想到他将近百岁,却依然是个光棍,就更加心疼自己了。于是便失落地就飘到一旁。

回忆起年轻时,有一份真挚美好的爱情曾出现在他的眼前,当年他英俊潇洒,她笑颜如花,是他没有好好珍惜那段时光。如今……

“如今师傅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我们眼下的情况呢?”

……好吧,如今只有身后人形师的冷漠语调,打断了他难得的伤春悲秋。

老法师在心里哼哼唧唧地骂着“赶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要夫君不要师傅”、“男大不中留”之类的话,飘到人形师的面具前:“我想到的办法简单粗暴但是很有效。就看你们能不能办到。”

“赫赫,说来听听?”

“首先,面具必须要给我带出去,人形师最好自己动手砍一只手或者脚给我,我用来做佐证说你死了尸体烂在洞里头了。”

“不可!”现在轮到六祸苍龙激动了,“吾不准人形师受到伤害!”

要被砍手砍脚的人形师倒是很淡定,捻着手中的玫瑰说道:“祸皇请不用担心。手脚我还能用人偶的作为替换。只是面具是个问题。”

“嗯,缺心眼的小子现在没了面具,就要死的。”

“赫赫赫赫……那么面具的问题先放着吧。”书库那边还是要尽快寻找解决方法才行,人形师看向老法师飘浮的元灵;“祸皇的龙啸声怎么解决?”

“哎呀~这个不是很好办。”

“师傅这么聪明,怎么能想不到呢?”

这小子到底是想赞我还是损我,老法师还是开口了:“因为正常人都听不懂除了人话之外的语言,我们法师想糊弄过去,都可以归结到怨灵作祟或者是什么奇异生物在搞怪。然而你夫君说的是人话,龙啸声那么特别,刚刚唬我的声音那么大,估计守在山洞外那些没有耳聋的生物都能听到。”听语气,他还是对被压在爪下有所不满。

生气归生气,老法师还是很有风度地作出总结:“能说人话,能对我的闯入作出反应,并且还能说得那么大声,估计不能说是低等生物。想糊弄过去,这些点都必须要注意。”

“赫赫……这些问题我也想过。”人形师意外地没有去纠正刚才那个奇怪的称呼,“如果说是被封印在此地的神灵,估计那些人类只会更加想进来,不会让祸皇安宁。”

黑色元灵上下飘浮:“让人不要乱闯的借口其实还好找啦~人毕竟都还是想要保留自己的小命的嘛。要是可以有个什么能储存声音的、看起来特别犀利的装置能让我带出去就好了!那样就可以说臭小子是因为触发了什么阵法,肉身被封印其中的神灵杀掉的。一来是证据,二来人们会更加关注这件宝物,免得你们被打扰。”

在一旁安静许久的六祸苍龙突然想到了什么:“吾记起,宝石山下压着一个神族的祭器,可以存储声音,还可以作出相对的回应。可能它本身的声音有点小,不过用吾的法力加持之后,应该可以造出与吾无异的声响。”

“噢噢,听起来很合适嘛!”

现在轮到人形师不高兴了:“祸皇的收藏,没必要给别人。”

“哎呀!臭小子你这样的态度,会让本来很好解决的问题变复杂的!”

“人形师,无妨的。”六祸苍龙看向他:“本来这些都是你前世为吾寻来的小玩意。现在能为我们解决困境,不是更好吗?”

“原来都是在下为祸皇找来的宝物啊。”人形师冷笑,“赫赫……更加不想给他们了。”

“喂喂!”

 

 

 

 

人形师运起法术,让宝石山上的宝物被玫瑰花雨包裹着,逐一飞到坐在一旁的祸皇面前,让他过目确认。之后又按照宝物的大小材质作用等条目整理,分别放到各个洞窟里存放。那一丝不苟的态度,那叠的整整齐齐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的宝物堆,让老法师觉得人形师大概就是人们最近星座学说上的处女座了。

很快,那个神族祭器就被发现了。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理石盒子,然而一打开,里面就向外散发出柔和光芒,接着一个神族英伟的形象便从中出现,他微微向祸皇鞠躬,似乎在等待指示。神族的脚下是一层五光十色的宝石,排列出一个神族的图腾。六祸苍龙的手指拨弄了一下那些宝石,画出一个龙形纹章,那个神族的形象就化作了一条紫龙,图腾也变成了龙形的图腾。

“人心贪婪,见到这样的宝物,只会让心中的欲望更加膨胀,更加想进入洞中寻宝吧。”人形师在祸皇为神器做好加持后,冷漠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唉,人形师你啊,为何只把人心往坏的方面想呢?”王者忍不住叹气。

“在下只是为最糟糕的情况,做好最充足的心里准备而已。”手中的玫瑰花一转,继续着整理的工作。

老法师也痛心疾首地叹气:“唉!当初还抱住我的大腿喊着要抱抱的软萌小正太,怎么就被我养成如今这个样子呢?”

“噗嗤!”想象了下那画面,六祸苍龙忍不住笑了起来。

“赫赫赫赫……多亏了师傅是个坏人,才让人形师提前感受到世情冷暖啊。”

人形师一边回答,一边做着宝石山最后的整理工作,让自己不去听老法师拉着祸皇讲述他小时候的“光辉历史”。

没有宝物覆盖的宝石山原来只是一个岩石块堆砌而成的小山。看起来太平凡了,丝毫没有祸皇高贵的气质。于是他又把蓝玫瑰一挥,把岩石块都凌空飘起,准备重新设计一下,却看到岩石下面居然还压着一本小小的书。

他把岩石推在一边,走过去把书捡起来翻看,上面是看不懂的古文字。于是把灰尘擦干净了,恭恭敬敬地递给六祸苍龙:“祸皇,您知道这书吗?”

“这……吾记得宝石山上所有的宝物。”他有时候睡不着,就会数宝物催眠自己,“然而吾从未见过此书。”

“难道是在下的前世不小心把它遗落岩石下面?”

“可能吧,那宝石山本来就是他的杰作。你看宝物看似堆得很满,然而吾之龙身睡在上面,一个金币也不会跌落。”六祸苍龙看不到人形师面具下一脸“在下也能为祸皇做如此设计”的神情,“正好现在闲来无事,让吾看看吧……咦?上面这是……换心之术的记载?!”

 

 

 

看来自己的前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居然能把这么重要的书忘到那种地方。

“也许……也许他并不想让吾得知……他学了如此险恶的法术吧……”

他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把书压在那岩石山下的呢?是希望祸皇能发现此书,还是真的仅仅是一个意外了?六祸苍龙如今已经无法得知真相了。他唯一可知的,只有那个挥动蓝玫瑰法器的人类用这个法术救了自己,然后几乎永远地离去。

看到六祸苍龙悲伤的神色,人形师便知道祸皇又陷入了那时候的回忆。人形师半跪在王者身侧,一只手轻轻握住六祸苍龙放在膝上的手,另一只手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指与他的相互扣住,他开始感受到祸皇开始紧紧攥着自己。

“祸皇,我在这里。”他的声音低沉却有一股力量,“我回来了。”

“……嗯!”

 

 

 

 —————————————————————————————————

【我已经很努力了……请不要嫌我想的办法幼稚,因为本来只是想画傻白甜的日常……哭唧唧……

【感觉很快,大概还有1~2章就能完结了!我已经写好最后要说什么了哈哈哈哈哈哈!其实已经比原来想的写得多了!有点小激动。

【原来就没想清楚就写好嘛!【自己打自己】

【待续!!!!

 

 

评论(4)
热度(1)
©裴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