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御竹

改个围脖id……可以叫我啊白或者竹子!是个冷门爱好者(..•˘_˘•..)……

回到顶部

【人六】【中世纪奇幻设定】不过重逢-番外

法师人形师X龙族六祸苍龙

 

回忆。俗烂的没有新意的老梗……写来自己爽,也许有朝一日自己失忆了,就是新梗了【

 唉玻璃渣什么的,一次性发完就好,对不对?

 ——————————————————————————————-

只是一段前世的回想。

 

换心之术是凶险且逆天的。

虽然它不限制换心的对象,不仅可以传递生命力,还可以转化诅咒转化毒药甚至伤害,可以说一应俱全。但是成功率不高,一旦失败,就是两个生命的败亡。而且就算换心成功,施放法术的人因为逆天而行,想重新转世为人,必定是困难重重的。

学习这个法术,本只是想扩充下自己的技能,给自己留条后路。毕竟以人类之身跟随龙族征战四方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搞不好一下秒就被压死在龙的巨爪之下了。

他的祸皇得知后,向他严肃表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龙族肯定且有能力能保护好自己战友的安全。

唉,又失败了。

他把苦笑隐没在手中的蓝玫瑰之后,他只是想逗他的祸皇笑一下而已。

 

————————————————————————————————————

 

 

没想到此生唯一一次的使用,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是为了挽救那个不可一世的龙族之王。

 

黑魔法师的能力比预想中还要残暴,就算龙族天生比其他种族耐击打,也被接连不断好几天的投石阵压垮了阵型,死伤不断。领队冲在前头的祸皇虽然能力出众,也不能幸免。最后为了掩护残存的族人以及各族战友撤退,用自己的身躯抵挡住黑魔法师的追命一击。

利用恶灵怨念制造的箭只有一支,却无坚不摧。这支黑箭射穿他为祸皇布下的守护法阵,准确无比地穿透了紫龙的胸口后便消失在空气中。他只能看着巨龙从天上直直掉掉落下来,那庞大身躯撞击大地所扬起的烟尘几乎要把他吹飞。

他已经顾不得其实自己也已经身负重伤,踉踉跄跄地跑到那龙的面前。

“祸皇!醒醒!看看我!”

紫龙挣开眼睛回应他:“你没事……那就好……”,却又快支撑不住的样子“请带着我的族人撤退到安全的所在……”

他抚上龙的脸,心中又怒又悲。怒的是那个黑法师居然逼害他的祸皇到如此地步,悲的是眼前的龙伤得几乎要昏死过去,自己却没有办法。然而他还是收拾好情绪激励道:“祸皇您不应该终结在这种地方!请您变回人类的样子,在下带您离开!”

紫龙艰难地点点头,化成金发的男人,虚弱地搭在他的肩上。身上王者的气息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让他心脏为之激动的存在,然而龙的心跳却显得越来越弱……

对了,换心之术!

因为巨石的袭击,他放眼四周也不能看到一个活物。即使有,如今在拯救世界之道的祸皇也不会允许他伤害其他生命。想到此,他心中释然,这大概就是命运吧!他为祸皇而来,这条命最终就是给他的!

他立刻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走到足以确认安全不会被打扰的程度才把身上昏迷的男人放下。撕开祸皇沾满血的战袍,伤口让他触目惊心。箭是刚刚擦过心脏的,虽然不伤心脏,上面的怨念却已经顺着血液缠上了这个生命。可以说只要这箭擦出伤口,正常人也会立刻毙命吧!只能说是祸皇天生的种族优势让他有气活到现在。

不过再拖下去也不容乐观了。他召唤出蓝玫瑰法器,在身边布下了一个守护结界,便按照脑海的记忆,缓缓吟唱起换心之术的咒语。

他的师傅说他是个法术天才,他此刻才有点感觉。因为他只是第一次尝试这个法术,他的心脏就已经是以一个完整的形态出现在他眼前。看着自己的心脏在自己眼前跳动真是一种诡异的感觉。他苦笑着,把那泛着蓝色光辉的心脏缓缓推进六祸苍龙的胸口,便感觉黑色的怨念顺着他的手爬进他的身体。之后便是肉眼可见的伤口恢复,以及王者睁开的紫金色的眸子。

换心之术成功了!

“祸皇……”他忍不住呼唤。

“你……吾怎会在此?”六祸苍龙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吾记得吾昏迷前受伤很重,然而此时吾却感觉不到身上有任何不适。”

“那就好。在下……咳咳咳咳!!!”法术以及怨念的反噬比想象中要快,他压不住从喉咙底下涌上的腥甜,双手便沾满了自己咳出来的鲜血。

“你!”只一眼,六祸苍龙便察觉到眼前的人类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伸手抱住那个要倒下的躯体,手上的感觉让他感到害怕,这个人没有了心跳!“你的心脏呢?!”

“能救祸皇,是在下的荣幸。”

“吾不是问你这个!”

他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淡蓝色的眼睛中只有满足:“……我的命,给祸皇……”

“你的命本来就是吾的!你也是吾的!”六祸苍龙现在才感受到胸膛中有一份本不属于自己的心跳,他紧紧抓住这个人类的肩膀,“你向吾起过誓,要一直陪着吾身边的!吾不允许你离开吾!!!”

“我从不向祸皇说谎,只不过现在……咳咳咳咳……请祸皇连同我的份……好好活下去……等我回来……请相信我……”

祸皇的怀抱真舒服啊。

他很想闭上眼好好享受一下,然而他知道闭上眼就是永别了。

最后想拂去紫色眼睛中饱含的泪水,却是没有力气了。

 

 

“祸皇……对不起……”

“……不!”

 

 

 

 

 

 

————————————————————————-

 

“这就是我前世的故事呀”人形师心中突然想起那个梦,又问道,“那个人的尸体呢?”

“吾吃掉了。”

看到人形师一脸呆滞与惊讶,六祸苍龙这才反应过来他需要解释下这个行为:“龙族中的伴侣有一传统,在伴侣死后,会把对方的尸体吃掉,用自己的骨与血铭记这个相伴一生的存在。”

“原来如此。”人形师伸手抱住眼前人,“如果是祸皇先我一步离开,我是不是也应该把你的龙身一口不剩地吃干净?”

“感觉你吃不完。”金发男人一本正经地回答。

“就算吃一辈子,我也是要吃干净的。”人形师吻上六祸苍龙的唇,“吃一辈子也不会腻。

怀中人突然明白了他的意图,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胡闹!”

“我还想问,那个人——也就是我的前世——好吃吗?”

“不好吃!而且……”

“嗯?”

“吾不想再吃第二遍了……”

安慰地吻上六祸苍龙的眼。

“这种事情,人形师不会让祸皇再经历一遍了。”

“嗯,吾相信你。”

“哎呀,祸皇真是可爱。赫赫,今天就来吃祸皇吧~”

“……走开!”

 

 

 

【番外-完】

 

 

评论(5)
热度(5)
©裴御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