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御竹

改个围脖id……可以叫我啊白或者竹子!是个冷门爱好者(..•˘_˘•..)……

回到顶部

【人六】【中世纪奇幻设定】不过重逢02

法师人形师X龙族六祸苍龙

————————————————————————————————

山洞的内部居然有一块巨大彩绘的玻璃,大片的光从中投射进来,显得整个空间非常明亮。紫色的巨龙此刻收拢着翅膀,窝在一座宝石山上沉沉地睡着,金色的鬃毛看起来柔顺服帖,紫色的鳞片像一块块垒起的盾牌在光线下闪着耀眼的光,向世人宣告着它的主人此刻仍然坚不可摧。绕着宝石山的是一条流动的小溪,可以看见它的源头是山中的泉水。这生命之泉滋养了不只这一条龙,还有刚刚看到的一大片的花草和蝴蝶蜜蜂。

这一派宁静的景象却让人形师有落泪的冲动,好像眼前的一切就是他想要达成的的终身愿望。他放轻自己的脚步,向着紫龙缓步前进。真是奇怪啊,越是靠近,就越有想要拥抱它的冲动。明明一人一龙的体型差距是那么的巨大,就如同人类跟布娃娃一样的对比鲜明而且更加遥不可及。

就在人形师离紫龙还有一步之遥时,紫龙挣开了眼,紫红色的瞳中闪着一线耀眼的金。

这种熟悉的色彩让人形师晃了心神:“您……”

从未用过的敬语脱口而出。

巨龙张开双翼,遮天蔽地的阴影一下子笼罩住人形师,龙首高傲地扬起,带着睥睨众生的目光俯视着这人类:

“你是谁?”

“初次见面。”人形师把右手放在胸前,向紫龙深深地鞠躬——不是初次噢——又是脑海的声音,“在下人形师。”

“这是称号?”紫龙眯起眼睛注视着来人。

“这就是我的名字。”

“你为何而来?”

“为了心脏,”人形师抬头看着那双紫眸,如实禀告,“为了您的心脏而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脏的主人笑得直摇头,巨大的笑声响彻山洞,龙族张狂的气息冲击着中心的人形师,“好久不见你这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了!你凭什么能得到吾的心脏?就凭你那人类那脆弱的躯体,也能承受得住吾轻轻的一击吗?”

人形师面对如此状态的龙,却依然显得不慌不乱。他的心底除了一份喜悦,就平静得如同陪伴着一个熟悉已久的人而已。哈,也许自己真的是疯了也说不定。

他召唤出的蓝玫瑰拂过额前飞扬的橙色发丝:“那么请让在下一试吧。”

“?!”

看到蓝玫瑰的巨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连呼吸都变轻了,似乎是怕自己的气息会毁灭掉玫瑰一样。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龙这种生物,人形师却感觉对它非常熟悉,以至于他现在能读懂紫龙在注视着他的神情中,是说不出来的悲哀。

一人一龙相望沉默了许久,最终是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听说,人类法师的法器,是跟随灵魂转世的。”

“古书上是有此说。”

“你有看到过跟你一样,拥有蓝色玫瑰法器的人类么?”

“在下未曾见过,抚养我长大的老法师说我的玫瑰很特别,大概是绝无仅有的。”原来是对自己的法器有兴趣啊,人形师心中有点淡淡的失落。

“你能感觉到吾对蓝玫瑰的重视。”龙收拢起翅膀,凝视着他“你会骗吾吗?”

人形师闻言,便随心中的冲动,庄重地向紫龙跪下一膝行礼:“向神明起誓,以我的灵魂为约,我对您绝对忠诚,觉无半点欺瞒。”

龙又沉默了许久,眼前的景象似乎就是昨日的重现。龙控制住情绪,又问道:“你为何想要吾之心脏?”

“在下天生只有四分之一的心脏,本不能存活于世。”说到此,人形师听到巨龙的呼吸一滞,“是老法师制造出面具让我能够活到今天,又指引我来寻找有两颗心脏的龙,说它的心脏,也许能助我如同正常人类一样活下去。”

“原来如此……”龙闭上眼睛,巨大的身躯上发出一阵白光,人形师不由得闭上眼。等他再挣开眼,却再也不见那巨大的紫龙,眼前只剩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金发男子。那个人有着梦里人那样紫金色的眸。黑衣人脸色沉重,手放在左胸上,似乎在感受着心跳:

“吾名六祸苍龙。其实这个心脏,本不属于吾。”

 

 

 

紫龙说它名为六祸苍龙。对,就是那个曾经差点毁灭人类的龙族之王。

虽然现在人形师不能看到那种姿态了,只能在心中惋惜,那该是有多美啊!

六祸苍龙看不见坐在宝石山下人形师的神情,更何况他脸上挂着面具。他继续坐在山上的宝座上缓缓回忆道,遥远时代的传说其实并没有止步于苍云山。它只是被封印在山中一段时间,它在封印中发狂,失去神志不能控制自己,最终冲破封印而出,继续着毁灭天地的事业。是一位人类的隐者引导它重新找回自己,并且让它去带领龙族造福世界。然而和平不长,人世中出了一位能力出众的黑魔法师,他联合境外恶灵四处为害,那位隐者在与之斗争的过程中也不幸身亡。得此消息的六祸苍龙带领族人投入恢复和平的战争中,最后却落得龙族几近全灭、亲生骨肉亡于恶灵之手、自己心脏受到重击濒临死亡的境地。

“也就是说,您本来……”

“对,吾本在那时候就应该死去。”六祸苍龙点头,“然而,吾却被他所救……从吾有志立于天下之时,吾身边就有一位使用蓝玫瑰法器的人类的法师。他虽然只是一个人类,却是吾最放心的亲信……吾对他的信任,应该可以说比对吾族军师还要信任吧。”

男人的神情转为悲哀:“就算在吾发狂,神志不清之时,他仍在暗处保护吾,一刻不离。等吾神志回来了,就义不容辞地加入了吾的改过之道……最后……仍然是他拼命护吾撤离……还使用了换心之术,为吾博得一线生机……”

“本来跟任何种族一样都只有一颗心脏的吾,从那时起拥有了两颗。”谁能想到人类的心脏居然能有支撑龙族的力量,六祸苍龙看向人形师,“虽然如今吾已经恢复无碍,但是这个心脏是吾珍惜的事物,吾要等到他……吾是要还给他的。”

“虽然在下的说法也许会冒犯到您,”人形师还是问了,“您为何不离开这个山洞,到外面的世界去找呢?”

六祸苍龙给他展示双手,两只手腕上各有一圈黑色咒文:“黑魔法师临死前给吾下了诅咒,吾永世离不开这个山洞。在被封入这里前,吾向人类的法师倾诉吾这个愿望,他们表示会替吾留意。数不清的岁月已过去,吾却一直没有等到他们的任何消息。吾本想一直沉睡下去,然而最近在梦中看到他的身影却是越来越清晰,吾心中有预感他要回来。”

 

 

再次睁眼之时,就是你出现在吾眼前了。

 

 

听六祸苍龙讲完,人形师心中五味杂陈。一时想到自己那脑海里的声音、身体的本能、蓝玫瑰法器、四分之一的心脏,好像彰显着自己大概就是是那法师的转世,跟眼前这位龙族之王有数不清的联系,似乎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时又想到自己已经说明了全部的情况,六祸苍龙也跟自己说明了来龙去脉,却还是一副【不会轻易把心脏给你】的神情。想到这里,他在面具下苦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金发男子疑惑地皱起眉。

哎呀呀,这个表情真可爱。

“我只是在想,您跟我说了这么多,我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人形师把玩着手上的蓝玫瑰,“我无法证明我是世界上唯一使用蓝玫瑰做法器的,我更加无法证明我就是您所等之人的转世……”

“你能揭下面具,让吾看一眼么?”

人形师歪歪头摸了下面具:“只看一眼,您便能分辨转世的灵魂?”

“吾不能。”六祸苍龙一脸苦恼的样子坦言道:“龙族没有这样的能力。也许神族可以。然而自从那次黑法师之乱后,神族便回归天地,不再出现于世间了。但是吾觉得有把握能认出他!”

其实只是想开个玩笑,意外得见到这样一本正经的表情。也是很可爱啊。

“赫赫,您看一下自然是没问题的,只要面具不离开我的手就可以了。”

闻言,六祸苍龙便从宝石山上走下,走到人形师的眼前,屏气凝神,目光直直地注视着那个面具,生怕自己错过什么。人形师很自然地向他单膝跪地,低头解下脑后束住的金绳,再抬头,一双如水般温和的蓝色眼睛便与六祸苍龙的紫眸对上了。

他不会错认这个眼神!他更加不会忘记!!!

因为心中狂喜而发抖的手指抚上了人形师有点疑惑、却依然带着笑意的唇,一滴泪水从他脸颊滑落。

“吾……吾终于等到了你,你终于回到吾的身边!”

 

 

宝石山后居然还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不同的洞窟。如此看来,这山洞是越来越有趣了。六祸苍龙带着一点孩子般兴奋的神情,拉着又带回面具的人形师的手四处游览,好像生怕下一秒他又会消失不见。

“这边是你以前的藏书室。这边是你以前住的房间。这边是吾人形时的房间。那边是族人以及战友们的房间。这边以前是会议室。那边是武器室。这边是藏宝室——如你所见,因为满了,所以宝物都堆在外面那座山上了。”六祸苍龙一一指出来,末了又不好意思道,“吾睡了好久,很久没打扫过,只怕灰尘都要积上几寸了。”

“祸皇您都记得这些事情。”听说自己前世就是这样称呼他的王者的,人形师很自然地用起这个称呼。六祸苍龙表示,其实也可以叫他主上、教主,甚至直接叫名字都行。人形师私心还是喜欢这个称呼叫起来的感觉。

“龙族记忆力很好。吾不会忘记。”

人形师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只怕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这样的记忆对您只是一种煎熬……”

回应他的是幸福自信又带了点骄傲的笑:“不会,吾之王道,幸甚有你。”

直到今天,人形师才察觉自己的自控能力可谓绝伦。他又默默地把今天不知道第几个【想吻六祸苍龙】的冲动压回去心底。

六祸苍龙开了藏书室的门,便去翻找法术书中有无送回心脏记载了。

人形师突然想起什么,突然问道:“世间传说,祸皇您有两个心脏,这是真的吗?”

“无误。”

“那么……龙的心脏可以让人偶活过来?”人形师的语气中有点莫名的兴奋。毕竟这个是跟他本业有关的。做一个能活的人偶,似乎也不错。

六祸苍龙的指尖又翻过一页:“假的。你只会得到一条死龙。”

“噢。”

“人形师,你是在打什么主意?”六祸苍龙从书中抬起头。

“在下只是想,人的寿命终有尽头,不如把那个打算还给我的心脏,用来能做个活着的人偶陪着祸皇,这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不会让您孤单一人生活在这山洞中了。”

“你给吾的心脏,吾只会还给你。吾不会把它放入任何事物之中。即使这一世的你又走到生命的尽头,即使吾又要重新回到孤寂,吾这个想法也不会改变。”

“但是人形师想生生世世陪在祸皇身边。”

无论是怎样的形态存在。

闻言六祸苍龙似乎红了脸,他举起书遮住,让人形师看不真切:“你以前说,要吾等你回来,吾就相信你一定会回到吾身边。如今你证实自己言出必行,所以吾不用人偶陪,吾会一直等你再回来……”

“哎呀,祸皇啊……”

“何事?”

“人形师有个不情之请。”

“说。吾能力范围之内的,肯定都会允你。”

“在下想吻你。”

 

 

 

【我居然能写2!!!激动!!!给自己鼓掌!!!】

【继续打待续啦啦啦啦啦啦虽然我还没想好后续甚至我都不知道最后是HE还是BE

【感觉要被打

 

评论(4)
热度(5)
©裴御竹 | Powered by LOFTER